当前位置:五块五毛小说网>都市言情>以言铭心> 第二百八十章 心路分歧影相斜5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百八十章 心路分歧影相斜5(1 / 2)

明州,城东码头。

自从国公府上下得知,太子率领水师前往搜寻益安王一行人,才算渐渐有了生机。

齐运每天都会领着竹水、陆九和兰雪等在码头上观望,直至日落才回府。

今日依旧如此,他因按捺不住焦急,一直来回踱步,直到看到远远的船帆,他才停下脚步,一蹦三尺高:“是船!他们回来了!!!”

“王爷!姐姐!”竹水也是喜出望外,见到船只,一扫先前的阴霾!

兰雪看到船只也很高兴,但她矜持地只是绽开一抹笑意,睁着一双透亮的眼睛,翘首以盼

经过一日的航行,船只终于抵达码头。

从蛇仙岛回到明州,言漠感觉一切好似梦幻,直到看到熟悉的亲人身影,她的心才终于安定!

战舰停稳后,葛总兵亲自护送一众贵人下船。

各方互相行完礼,待水师退下后,太子领着白雪和兰雪,准备处理公务去。

九殿下见到兰雪,没来由地心中一喜,正想上前搭话,却见对方轻轻一福身,跟着太子走了他望着对方远去的背影,暗自神伤再次来袭

“啊!我不是笨鸟!小子再会——小子再会——”鹦鹉也不知怎地,挺会挑时候,挣开情郎的双臂,盘旋了两圈,就此奋力一振翅,远走高飞了!

经过几日的共患难,言铭二人对那笨鸟也算有了点感情,他俩抬头目送远去的鹦鹉鸟儿本就属于天际,所以他俩倒不像九殿下那般不舍

“笨鸟!”九殿下还未反应过来,顿觉手中一空!他来回看看,兰雪已经不见了,笨鸟也飞远了心中的失落无以复加,让他有种想哭的冲动!

齐运见太子走了,才敢起身,热泪盈眶地上前问候:“王爷,九殿下,大当家,你们可都还好?”多日焦急的等待,化成千言万语,也不过就是一句,无恙无病便好。然后,他眼珠一转,才看到后头的青木辉,他一抹眼泪,惊讶道,“二当家?!哟!还有杨姑娘!”

杨迷途一路上都有些担忧,幸好海浪不大,她才能安然着陆。见到齐先生,她掩下心绪,微微一笑,以示回礼。

青木辉因为害怕官兵,一直躲在言漠身后,被高一、高二搀扶着

“我们都好好的!”言漠上前安慰道,她发现,几日不见,对方那满身的膘全消失了!又变回了那个可以“摇曳生姿”的齐先生!“青木哥哥还需修养,先回国公府吧。”

蔚国公府。

玉凌州与憨子陪着国公夫妇,早早等在府邸大门前,见到亲人回归,两个少年一溜烟,飞奔得比谁都快!

“姐姐!”见小玉公子围住言漠,憨子头一扭,就对着奇铭叫,“姐夫!你们安然回来,太好了~”

奇铭见此,回以会心一笑。

齐运侧眼看看有些失落的九殿下,暗中戳了戳憨子的后腰!

“啊!”憨子身子一弹!回头看到九殿下,立刻恢复正形,拿出一个特制书签道,“九殿下,这个给您。”

“嗯?”奇钘的心思还在码头上,满脑子都是兰雪转头侧身的那一幕,还有笨鸟飞走的那一刹那好不容易回神,见到书签,他知道是对方的心意,接下书签后往怀里一塞,继续往前走去

“这个特制的书签”见对方兴致缺缺,憨子悄悄跟上,轻声道,“只有太子殿下与九殿下才有,连大当家和王爷都没有呢!”

“哦”奇钘忽而才反应过来,道了声谢,“小王会好好收着的”说完,他依旧魂不守舍地往前走去

憨子挠挠脑袋,虽说书签不是贵重之物,但依着先前九殿下见到自己时,那兴奋的模样,如今收到特制书签,应该高兴才对呀

奇铭眯眼看着弟弟的背影,没想到,九弟与那笨鸟竟有如此深厚的感情

“老臣见过兴王殿下。”

“臣妾见过兴王殿下。”

“二老不必拘礼。”九殿下回完礼,兀自寻个角落躲了进去弄得国公夫妇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憨子。”青木辉脱开护卫的搀扶,摸着对方的头,“蛇仙岛凶险万分,九殿下才脱险不久你别太在意”

“二当家?!”憨子这才发现,身处队伍最后的青木辉!“你怎么会在明州?!你怎么了?为何这般虚弱”

“说来话长走罢。”

“外祖父,外祖母。”奇铭与言漠领头来到国公夫妇面前,行礼问好。

“好孩子”国公夫人好不容易才恢复了些许面色,含泪动容道,“可算平安回来了!”

国公见此,也是心潮澎湃,他悄悄抹了泪,示意众人先进府:“大家都累了,先回屋。”

待主子们离开后,高一和高二才拿出银龙鞭来到杨迷途跟前:“姑娘,您的鞭子。”

杨迷途拿过鞭子,拱手道了谢,才跟着齐运一起去了客院,一路上,她虽然伤心难过,却还是识趣地,与青木公子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院中,桂花飘着抖落了最后一批花苞,撒满石道随着下人匆忙行过,那些细碎的小花苞飘飘洒洒地挤进了石道的边缘缝隙中,随着众人回归,国公府再次热闹起来

国公夫妇房内,言铭二人好好安抚了二老一通,才步出房门。奇铭见言漠往客院走去,他才叫上陆九,回到房中。

“王爷,上次的伤药还有剩余”陆九看到主子脱下衣服,解开绷带,伤口还未愈合,赶紧拿出药箱准备换药

“伤口未愈一事,不可让他人知道,特别是外祖父和外祖母。”

“是”陆九一边回是,一边却开始啪塔啪塔地掉泪

“堂堂男儿,你哭甚?”奇铭有些嫌弃道。

“王爷您有所不知,这几日,全府上下,不知道日子是怎么过的呜呜呜您和王妃杳无音信,属下们都快急疯了!啊啊呜呜呜!”陆九难以自持,眼泪鼻涕一把一把地哭得稀里哗啦!

奇铭轻叹一声,对外喊道:“肖韧!”

“主子!”肖韧闪影出现在门外,“有何吩咐?”

“盯着客院,特别是二当家,有任何异动都要禀报!”

“是!”

随着门外的气息声消失,奇铭拉回注意力:“姑娘都没有你泪多。快给本王换药,换了药,还要出门。”

陆九吸吸鼻子,使劲止住哭泣,开始给主子处理伤势:“二老不让知道,属下能理解,为何连王妃也不让知道呀?属下看王妃一点都不担心”

听及此,奇铭无奈轻笑一声,这些护卫怎地都是一个想法呢?!

“本王自有考量。”他说着,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

陆九见此,浑身一打寒颤:主子果然还是原来的主子!心思深不可测啊!!王妃您可要当心啦

奇铭看着对方那多变的表情,一会晴一会雨的,还是眼不见为净。他阖上眼,两耳不闻,任由对方继续处理伤口

另一边,太子亲自监察,让水兵将袁啸押进官衙地牢,并设下层层防卫。将剩余的事情交给姜彦处理后,他才领着白雪、兰雪收拾了自己的随身衣物,径直前往国公府。

原本,他是住在江南行宫中的,如今大家都在国公府,他可不能放过这样的机会!

苦就苦了姜彦,一人主持大局,不仅要处理市舶司留下的烂摊子,还要处理各大问题钱庄所埋下的,钱财流通隐患。

当太子铮换了一身便服,悄悄来到国公府时,得知益安王正在休息,他趁机找到言漠,邀请对方游街。

“大当家,难得来次江南,不如,带我去转转!”

言漠看着兴致盎然的锦哥哥,觉得实属难得,便应下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五块五毛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