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567章 真假死亡(1 / 2)

连城侦缉队。

「在古代,一直以来都流传着诈尸的传说。」

培训教室内,陈言正在上课。

出现场的侦缉员,永远不会知道自己会遇到什么样的突发案情。

所以,临场判断能力、应急处置能力都是非常重要的。

连城侦缉队一直有邀请各类专家给连城侦缉队侦缉员开展各类培训的传统,今天陈言亲自上讲台,给众人讲一讲关于尸体勘验的一些常见的现场判断方法。

「其实,这些事情并不是有以讹传讹,有一些故事或者传说,真的是确有其事。」

哗!

虽然听课的大都是现场经验丰富的侦缉员,但是也有不少刚毕业没有出过几次现场的刚刚毕业的大学生。

但是无论是谁,听到陈言在肯定诈尸这种事的时候,教室里还是忍不住传来了喧哗声。

「陈队,」孙峰是侦缉一分队前年入职的侦缉员,对陈言那是极度的崇拜,但是听了这个心里还是不愿相信的,这个自己接受的科学教育冲突啊:「您是说诈尸真的存在?」

陈言也认识这个孙峰,人很机灵,很有悟性,刘青山重点的培养对象,大多数时候都带着他出现场。

「严格的是说,这种现象是存在的。」

不等众人再次发问,陈言翻动投影:「大家应该知道,在古代,人死后一般都有守灵的习俗。」

「大家知道这个习俗是怎么来的吗?」

「人都死了,为什么要在院子里放上三天,有的地方甚至是七天?」

投影翻动,是西方古代的祭祀画面:「其实,在古代的西方,也有类似的习俗。」

「在一些地处偏远的村落,人们会将装验死人的棺材盖打开,然后在死者手上系上一根绳子。」

「绳子的另一端拴着铃铛,就挂在主人的卧室里。」

「其实这都是一种古人应对诈尸的一种方法。」

投影再次转换,是一张人体图片。

「死亡有两种,一种是真死,一种是假死。」

「真死的情况非常简单,人在受到致命伤后,重要器官被损坏,或者血液流失过多,就会导致机体死亡。」

「但是,还有一些伤害,很有可能造成假死。」

「比如室息、电击、毒药、脑部受创等等。」

「在古代,医学技术不发达的时候,很多老人甚至会因为一口浓痰没有吐出来,而室息昏迷。」

「但是这个时候人并没有死亡,只是呼吸非常微弱,脉搏跳动也很慢,慢到人眼无法察觉到一种程度,这其实就是假死。」

「而且,这种开始状态持续的时间是不固定的,也许是几分钟,也许是几个小时,甚至是一天两天都有可能。」

「而如果一旦没有被发现,就会误判为死亡。」

「但是在尸体搬运期间,因为撞击或者其他原因,死者口中的痰液吐了出来,或者咽了才去,假死状态的人就会重新复活,这是所谓的诈尸。」陈言继续翻动投影:「大家看,这是我在网上找的一副棺材的顶盖画面。」

放大照片,棺材盖上有几道深深的划痕。

陈言站在投影前,张开双手,对比着划痕:「大家看,这划痕像什么?」

「指甲划的?」

「不错!」

「以前流行土葬的时候,很多棺材盖板上其实都有这样的划痕。」

「为什么,这是所有的尸体都诈尸了吗?」

「当然不是,这是因为尸体在装入棺材后腐败,而腐败最先发生的部位就是腹部。」

「在

棺材里狭小的空间内,腐败尸体形成巨人观后,上半身差不多能充斥整个棺材,这个时间周期可长可短,要看周围的环境。」

「有些地方温度低,尸体腐败的时间比较缓慢,形成最终巨人观的时间也比较缓慢,有可能一个月或者两个月。」

「而大家知道,人体在死后,有些机能并没有完全停止,比如指甲,人死后的指甲还是会生长的。」

「形成巨人观后,尸体的指甲如果长的还够长,就会在巨人观的挤压下,将双臂挤在棺材盖板或者棺材壁上,随着巨人观的发展,就会产生位移。」「从而留下这种指甲划痕!」

「***…原来是这么回事。」

「我头一次知道,这玩意能有科学解释清楚…」

「吓死宝宝了…」

陈言抬抬手,再次翻动投影仪:「给大家说这些,并不是主要的,现在医学技术非常高,假死的这种可能性基本不存在了,起码在医院里轻易是不会出现这种乌龙事件的。」

「但是我们有的时候会在现场碰到尸体,所以,第一时间要做的其实就是判断死者到底是否真正的死亡。」

「当然,这里只针对身体没有严重外伤或者腐败的尸体。」

「一个人是否死亡,并不仅仅是呼吸是否终结,有的假死状态,假死者呼吸频率非常低,用手指放在鼻下是根本感觉不到的。」

「而且这种情况下,假死者的心跳也非常缓慢,脉搏也大概率是摸不到的,不是说完全没有,而是心跳的力量微弱,无法鼓动脉搏强烈波动。」「我今天就简单的教大家一些辨别假死的方式和方法。」

翻动投影,陈言背后出现的是一张人体静脉网络。

「其实说起来道理非常简单,我们判定假死的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利用血液循环是否存在来判断死者是真死还是假死。」

「假死者无论呼吸多么缓慢,心跳多么微弱,但是整个机体要运转就一定需要氧气的支撑。」

「氧气的唯一来源就是血液的流动,血液一旦停止流动,人绝对是属于真死状态。」

「人一旦真正死亡,切割皮肤后,是绝对看不到血液流出的。」

「当然,这种方法是有创伤的,我们需要使用一些无创伤的手段去辨认。」

「第一也是最简单的,就是检查眼底视网膜血管网络的血液循环,这是人体内用肉眼可以直接观察的唯一血液循环的部位。」

「这也是我们现场最长使用的方法。」

听课的众人点点头,陈言说的没错。

在出现场的时候,侦缉员第一时间就是判断对方有没有死亡。

探视呼吸,摸颈部动脉波动是最最常见的手段。

当这两种没有发现的时候,就会剥开眼底查看视网膜血液流动。

其实如果在医院的话,还可以通过静脉注射荧光素,半个小时后观察结膜黄染的情况。

也可以用听诊器放在胸前或者喉咙部位听取微弱的呼吸声。

都不行的话,可以用心电图观察心脏是否有生物电。

当然,现场肯定是没有这东西的。

「另外,如果这一也没有反应的话,就剩最后一种应急办法,找一个细线,勒紧小拇指一截,观察指肚的颜色是否发生变化。」

「如果有,人就没死,如果没有…那就不用看了。」

*************

这几天,陈言在连城侦缉队的日子很平静。

除了一些必要参加的会议,一起案子都没有发生。

除了日常工作,陈言最多的就是参加一些培训和讲座。

陈言一般都是以受邀讲师的身份分享一些办案过程当中的细节。

现在别说连城侦缉队,就是整个辽省侦缉大队论办案经验的丰富程度,陈言都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两年时间,经受案件40余件,而且都是涉及人命的大案要案,每个月大概都要侦办两起类似的案件,就这个办案频率,别说在辽省侦缉大队,就是在全国侦缉系统当中,陈言都是独一无二的。

所以陈言有时间参加这些培训会议,报名参加的人简直都要打破头。以往一些基层一线的办案人员,听到有培训,个个都挠头。

没办法啊,老师讲的要么不切合实际,要么听起来没有意思,昏昏欲睡。

有这个功夫,还不如到自己辖区巡逻去呢。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五块五毛小说网